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逍遙侯 > 正文 第1298章 懲辦漢奸
    所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人在廟堂,身不由己!

    被強行黃袍加身之后,李中易只能捏著鼻子認了,并定下國號為:漢!

    想當初,周太祖郭威推翻了后漢,建立的大周。

    如今,李中易推翻了大周,建立了嶄新的漢朝,歷史性的輪回了一次。

    稱帝前,和稱帝后,有些情況還是迥然不同的。

    比如說,李中易住進去的契丹國南京留守司衙門,如今必須改名為駐陛行宮。

    在正式的場合,李中易對他自己的稱呼,亦須由孤,上升為朕。

    隨行左右的女人,如今也都要跟著改稱呼了,一向很隨意的竹娘,以前總是稱爺,現在也只得改為了皇上。

    “稟皇上,洗臉水已經備好。”竹娘始終都覺得有些別扭,卻又不敢違了規矩,乖乖的蹲身稟報。

    李中易也覺得很有些別扭,以前,宅子里的女人們都稱他為爺,現在卻成了皇上。

    “咳,后宅之中,沒必要有這么多的規矩吧?”李中易還沒適應一國之君的角色,說話之間顯得很隨意。

    “回皇上的話,臣妾……”竹娘話沒說完,就被李中易擺手截斷,“得了,就你我二人的時候,還是稱爺吧。”

    “回皇上的話,臣妾不過一介女子,安敢違了宮里的規矩?”竹娘故意使壞,裝作聽不懂的樣子,偏不按照李中易的吩咐行事。

    李中易心里憋著火,正好很久沒有親熱了,索性攔腰抱起竹娘,將她摁在軟榻之上,狠狠的收拾了一番。

    “爺,奴家的腰好酸……”竹娘給欺負慘了,渾身軟綿綿的沒有一絲氣力。

    李中易得意的一笑,說:“小樣的,連個小娘子都收拾不了,我還算個男人嘛?規矩是人定的,以后就你和我的時候,愛怎么叫,就怎么叫,聽明白了么?”

    “臣妾遵旨。您可不許反悔哦。”竹娘打小跟著折賽花舞刀弄槍,性格自是格外的爽利,絲毫也不磨跡。

    等李中易小憩了一個多時辰,楊烈那邊已經指揮大軍,部署好了幽州的城防。

    八萬李家軍將士駐守的幽州,耶律休哥只要是不犯傻的話,肯定不敢來攻幽州。

    契丹人是馬背上的民族,擅弓馬騎射,和長途奔襲,卻短于攻城和守城。

    在竹娘的伺候下,李中易換上一襲清爽的儒衫,大搖大擺的坐進了已經收拾好的內書房。

    “臣妾叩見皇上。”正在奮筆疾書的李翠萱聽見了男人的輕咳聲,趕緊起身,盈盈下拜。

    “起來吧。”李中易忽然覺得有些膩味了,尼瑪,自從他被黃袍加身之后,整個世界都變了。

    “皇上,您應該說平身吧。”李翠萱的老底子是后唐的公主,宮廷的教育已經在她的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李中易覺著俗禮太多,甚是無趣,便故意沒搭理李翠宣,徑直走到了內間,坐到了他日常辦公的老位置上。

    李翠萱敏感的察覺到了男人的心情不怎么爽利,她略微思考了一番,隨即舉步進到內室,一邊下拜,一邊小聲說:“皇上,您乃是真龍天子,應有的禮儀還是必須有的。不過,私下里,您可以賜臣妾一些小小的便利嘛。”

    李中易覺得李翠萱說的有理,他以前不過是執政王罷了,有些繁文縟節的禮儀可以省略。

    如今的李中易,已是正兒八經的一國之君,該有的威儀確實應該有,這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

    “卿所言甚是,以后私下相處的時候,還是照舊稱朕為爺。”李中易本想從舊例,卻無意識的以朕自稱。

    實際上,還是提醒了李翠萱,她的男人已經是天下之主了,與往日有著本質性的天壤之別!

    “稟皇上,偽契丹國南面丞相府右丞相葉名鎮來了,在外面求見。”高強從外面進來,小聲作了稟報。

    如果,葉名鎮不是靜嬪葉曉蘭的生父,高強壓根就不會替葉名鎮跑來稟報。

    靜嬪葉曉蘭倒沒啥,誰讓她替李中易生了個兒子呢?

    李中易正值壯年,將來選誰為太子,尚在未定之天,高強實在不樂意得罪了李家后院之中的任何一個有子的女人。

    李中易心里有些奇怪,查抄偽南京道諸漢官以及土豪劣紳之家的名單里,并無幽州葉家,葉名鎮突然跑來作甚?

    說句心里話,李中易對葉家此前的表現,非常不感冒。

    葉家的女兒已經成了靜嬪,葉家得知消息后,不僅沒有派人帶著禮物來開封道賀,反而故意裝傻充楞,只當不知道此事的樣子。

    嗯哼,如今,幽州的天已經變了,哦,葉名鎮知道厲害了,這才跑來主動獻媚?

    “朕知道了!”李中易沒說見,也沒說不見,高強立時心領神會。

    高強從內書房出來之后,就一直守在門口,仿佛這個世界上,沒有葉名鎮這個人似的,渾然將其忘在了腦后。

    按照李家軍的慣例,奉命接管了全城指揮權的楊烈,命令各營兵馬,按照軍法司和緹騎司事先擬定的漢奸名單,挨家挨戶的查抄。

    漢奸官員和普通土豪劣紳,從性質上而言,有著迥然不同的區別。通俗的說,一個是敵我矛盾,另一個則是人民內部矛盾。

    一般而言,針對普通的土豪劣紳,李中易采取的是,只查抄家產,不株連或是少株連家屬的政策。

    然而,對于那些視契丹人為父的漢奸官員們,李中易制訂了極其嚴苛的政策:既要抄家,還要抓人,更要株連三族以內的親屬。

    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其實是這個時代的共性問題!

    如今的社會現實是,家族利益大于國家利益,個人利益大于君主利益。

    說白了,如果幽州城是偽漢官們獻出的禮物,李中易多少也要考慮一下獻城漢奸們的利益,采取有所區隔的差別待遇。

    可問題是,幽州是李中易硬打下來的,那么,那些沒有起到任何一絲進步作用的漢奸們,其命運就是可想而知的凄慘。

    一言以蔽之,誰教爾等認賊作父呢?

    政治投資風險極大,收獲也不小,既然漢奸官員們已經享受了大把的紅利,等到幽州變了天之后,是不是就該連本帶利的吐出來呢?

    不殺一,何以儆百?

    李中易采取絕不手軟的懲奸措施,至少可以告誡后來者,當漢奸的下場,必將極其悲慘。

    這是政治帳!

    就經濟帳的層面而言,此次北伐,李中易出動了如此眾多的兵馬,這人吃馬嚼的消耗,可謂是大得驚人。

    不從漢奸之家那邊找補一些回來,他李中易就該吃這種悶頭虧么?

    葉名鎮在行宮門前,一站就是兩個多時辰,他已經知道大事不妙了,卻偏偏只能硬著頭皮,繼續頂著大日頭罰站。

    李中易住到哪里,那里就是權力的中樞,門前的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已經司空見慣的必然現象。

    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

    葉名鎮被晾在行宮門口的消息,就像是長了飛毛腿一般,僅僅是眨個眼的工夫,已經傳遍了整個幽州城。

    獾郎出生的時候,葉至忠倒是想南下走一遭,再怎么說,他總是獾郎的嫡親舅舅吧?

    然而,葉名鎮十分擔心,若是讓契丹人察覺了,肯定會禍及全族。于是,葉名鎮硬是攔住了葉至忠,并將他拘在府內,長達兩個月不許出門。

    等到葉曉蘭被冊封為靜嬪之時,葉名鎮干脆連消息都沒有告訴葉至忠,只當沒這回事一般。

    早知道今日,又何必當初呢?

    誰能想象得到呢,軍力天下無敵的契丹人,竟然不是李家軍對手!

    此時此刻的葉名鎮,已經連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有今天,他就該棄官不做,領著全族人南下投靠李中易嘛!

    唉,悔之晚矣!

    葉名鎮越想越后悔,越后悔也就越害怕,他做了那么多絕情寡義的事,天知道李中易要怎么收拾他呢?

    “噗嗵!”葉名鎮怕到了極點,兩腿猛的一軟,竟然跪倒在了行宮的門前。

    托了外孫獾郎的福氣,葉名鎮尚有機會跪到行宮門口,親自向李中易請罪,以求得李中易的寬恕。

    至于,幽州城里的大大小小的漢奸們,那可就倒了血霉了。

    整個幽州城內的漢奸們的家產,都被查抄一空。漢奸們的家屬,男丁被繩子捆成一長串,女子則全部充入教坊司為伎。

    至于漢奸們很可能的反撲,李中易壓根就沒當一回事。這個世界上,歸根結底的事兒,都需要用刀子說話,那就看看誰拿著的刀子更加鋒利吧?

    漢奸們的干爹——契丹人,都不是李家軍的對手,李中易難道還會怕這些走狗們組成的烏合之眾么?

    說白了,李中易對于契丹人統治了幾十年的幽云十六州,并沒有北宋徽宗君臣那種自以為是的所謂同族情懷。

    不趁現在的大好時機,大肆鎮壓親契丹人的漢奸勢力,難道說,要把十分復雜的疑難問題,留給子孫后代去解決么?

    土地革命,就是根本利益的革命,怎么可能是溫情脈脈的請客吃飯呢?

    ps:昨天李大官人稱帝后,月票飛漲啊,多謝兄弟們了!( 逍遙侯 http://www.ocioly.tw/0_21/ 移動版閱讀m.luoqiuw.com )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