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一念永恒 > 正文卷 第109章 紫鼎山的小雨……
    在紫鼎山開始的一個月,白小純借用的洞府很安靜,絲毫沒有影響紫鼎山的弟子,張大胖也放下心來,偶爾來洞府時,看到白小純在那里煉丹,慢慢也就來的少了。

    可……一個月后。

    白小純雙眼冒光,望著面前的丹藥,仔細的看了后,大笑起來,神色露出振奮,這一個月來,他開爐了四次,每次都是在嘗試尋找新的祛除雜質的方法,此刻他終于再次找到了一條路。

    “以雷霆外力祛除雜質是一種方法,同樣的,從靈藥內部融化雜質,一樣是說得通的方法!”

    “我白小純真的是個天才,哈哈,我知道該怎么做了,我要用草藥相生相克的原理,在煉制靈藥的同時,借助相生相克產生燃燒之力,去燃燒靈藥的雜質,把那些雜質逼出來,這樣的話,最終丹藥成型,就不會再是毒丹了!”白小純越想越是振奮,他深吸口氣,立刻開爐。

    一株株草藥被他整理后扔入丹爐內,更是按照自己所想,加入了不少煉制靈藥不需的草藥,而且隨時去記錄。

    四天后,白小純再次沉浸在了瘋魔中,繞著丹爐不斷轉動,時而調整地火,時而加入靈藥,更是會根據不同情況,要么稀釋,要么加量。

    漸漸的,在這一天的深夜,白小純精神一振,看向丹爐時,這丹爐內傳出啪啪聲響,很快的丹爐顫動了一下,一股黑煙瞬間升起,這黑煙搶人,似帶著毒素,白小純袖子一甩,趕緊把這黑煙送出洞府外,飄升半空時,一大半留在了紫鼎山的半空云層內,還有一部分在風中,無聲無息的,飄向青峰山。

    直至洞府內沒有了黑煙后,白小純連忙來到丹爐旁,低頭看去,丹爐內出現了一粒丹藥,拿起一看,雖然依舊是毒丹,雜質占據了九成以上,可卻比以往的十成少了一點,變成了九成**的樣子。

    白小純頓時高興,他覺得自己的方向是對的,接下來需要的是不斷地嘗試,直至找出最佳的搭配方法。

    “哈哈,這一次我煉藥,動靜很小,沒有打雷,沒有轟鳴,也沒有影響到其他人。”白小純很開心,他也不想因為自己煉丹而讓其他弟子憤怒。

    此刻心滿意足,在一旁盤膝打坐,完成了每天的龍象化海以及不死長生功后,又施展水澤國度。

    最終結束,重新來到丹爐旁,開始煉藥。

    這一次他極為勤奮,幾乎每天都要煉四五爐,每一次都會有黑煙升起,被白小純揮出洞府外,飄然升空。

    直至十天后,他驚喜的發現,他十次里有四次的毒丹,雜質再次降低,如今只是九成七八了,比之前的十成,生生的減少了很多。

    非但如此,十次里成功的那五次,雜質也有減少,似乎若這么持續下去,煉出三階靈藥中的中品,也將指日可待。

    白小純目光狂熱,不去理會外界的一切,如閉關一樣,開始了瘋狂的煉藥,不斷地記錄,不斷地改變,每天開爐的次數達到了七八次之多,每天都有大量的黑煙從他的洞府中散出,飄升半空后消散,又過去了半個月,他激動的發現,煉制的毒丹雜質,降低到了九成五。

    而白小純在紫鼎山的這兩個月后,香云山的很多人都松了口氣,他們不知道白小純去哪了,紛紛享受著香云山重新恢復的安寧。

    紫鼎山的弟子,除了張大胖外,其他人都不知道白小純正在紫鼎山煉藥,而慢慢的,有關白小純在香云山煉丹造成的一幕幕事情,也都傳了過來,紛紛心驚的同時,張大胖已經哆嗦了。

    他沒想到白小純在香云山,居然鬧出了這么大的風波,雖緊張,可眼看白小純那里很安靜,沒有引起什么影響后,心底慢慢安穩起來。

    時間流逝,又過去了一個月,白小純的煉藥,已進行了三個月了,他的洞府內,冒出的黑煙更多,甚至也引起了紫鼎山弟子的注意,但卻沒有多想……

    張大胖心底更為安穩,只是最近有些煩惱,因為紫鼎山開始下雨了,這雨很奇怪,只在紫鼎山出現,其他地方都沒有。

    而這雨水有些臟,落在身上會形成一個個泥點,漸漸地很多紫鼎山的弟子,也都覺得不對勁時,白小純的煉藥,已到了喪心病狂……他每天開爐的次數,超過了十五次。

    幾乎很少有間斷的時候,整個人都憔悴了,而他的毒丹,雜質也快速的減少,此刻已到了九成二三的程度。

    “再有幾個月,我有信心讓雜質降低到九成以下,稱為下品靈藥!”白小純激動的大吼,繼續沉浸煉藥時,紫鼎山上,漸漸有嘩然驚呼之聲,驀然傳出。

    張大胖此刻正走在紫鼎山的小路上,忽然察覺天空的雨水逐漸的大了起來,甚至在這雨水落下時,他還聞到了一股酸味,緊接著雙眼猛地睜大,他看到這雨水落在自己身上,并沒有對身體造成什么傷害,可是他的衣服……竟在被打濕后,肉眼可見的……融化了。

    張大胖睜大了眼,整個人呆了一下后,發出一聲驚呼,他駭然的發現,自己的衣服,都快沒了,這一幕讓張大胖連忙跳起,直奔居所。

    可這一路上,驚呼不斷,張大胖無法置信的望著整個紫鼎山,此刻所有的弟子都是衣衫破損,但凡是被雨水淋濕的人,衣服都快速融化,甚至有一些倒霉的,此刻全身都快光了,發出凄厲之音。

    “天啊,這是……這是怎么回事!!”

    “我的衣服!!”

    “這是什么雨,酸酸的,雖對人無害,可卻能腐蝕衣服!!”

    “該死的,防護之光都沒用!”紫鼎山在這一刻,全部瘋了,除非是立刻躲在避雨處,否則的話,就算是重新換上衣服,也會瞬間就融化。

    放眼看去,整個紫鼎山,徹底亂了,還有一些老資格的內門弟子,也都抓狂,一個個這輩子都從來沒遇到這種事情,而那些女弟子,更是尖叫不斷。

    就連紫鼎山的長老,也都呆了,甚至有的長老正在外面講述術法,被雨水一灑,頓時身體一涼……

    與此同時,有不少人看到白小純所在的洞府,此刻又有大量黑煙升空,隨著升空,這雨水的腐蝕更大。

    甚至在這黑煙出現時,有一個內門弟子衣衫勉強遮身,神色驚慌,正快速飛行,可卻一頭撞進了這片黑煙里。

    當出來的時候,他的全身已滅有了絲毫的衣服……這內門弟子呆了一下,發出凄厲之音,全身雷霆爆發,已雷光遮蓋時,趕緊換了衣服,可明顯的還在融化。

    “怎么回事,誰在這洞府里,給我出來!”這內門弟子……正是呂天磊。

    其他人也在這一刻看出了問題所在,紛紛怒吼。

    “該死的,是那里!!我早就發現不對勁了,這一處洞府曾經是沒有人居住的,可偏偏這幾個月總是有黑煙出現!”

    “這黑煙,就是罪魁禍首,它這幾個月升空,影響了氣候,才會落下這種酸雨!!”

    在這眾人紛紛怒聲開口時,張大胖躲在屋檐下,呆呆的看著這一切,他腦海已經完全翻滾,望著那雨水,他忽然明白了香云山的感受……

    而在山頂的位置,紫鼎山掌座許媚香整個人對于這一切目瞪口呆,她在閣樓內不敢外出,右手抬起一指天空,頓時紫鼎山上瞬間就出現了一層陣法光幕,這光幕出現,頓時阻擋了外界的雨水。

    可明顯的,就算是這光幕,也正在快速的被雨水腐蝕。

    借助這短暫的沒有雨水的機會,所有紫鼎山的弟子都快速的換上衣服,一個個怒火滔天,殺機彌漫,直奔白小純所在的洞府。

    與此同時,香云山的弟子,有不少看到了紫鼎山的防護光幕,也看到了紫鼎山的雨水,紛紛詫異。

    “紫鼎山怎么了?”

    可就在他們詫異時,突然的,無數人的聲音組成在一起,化作的驚天動地的怒吼,從紫鼎山上,驀然傳出。

    “白、小、純!!”

    這聲音傳遍四方,仿佛紫鼎山都震動了一下,香云山的弟子,所有人都心神一顫,每個人的腦海里,瞬間就明白了一切。

    “白小純去了紫鼎山煉藥!”

    “一定是這樣,掌座不讓他在香云山煉藥,于是他去了紫鼎山!!”

    就在這紫鼎山弟子都發狂時,白小純慘叫一聲,急速飛奔,他嚇的心肝都顫了,一臉委屈,他剛才正激動地煉丹,突然所在的洞府被無數術法轟開,他怔愣的抬頭時,看到的是四周無數人的怒目。

    尤其是呂天磊,更是全身閃電彌漫,第一個向他沖來。

    嚇的白小純趕緊背后翅膀一扇,急速沖出,此刻玩了命的逃遁時,他的身后怒火連連,上萬紫鼎山的弟子,全部怒追而來。

    張大胖在山上遙望這一幕,咽下一口唾沫,趕緊裝作沒看到,同時打定主意,絕對不能讓人知道是自己同意白小純來煉藥的,甚至是自己幫著找到的洞府。

    紫鼎山的弟子,在追殺白小純時,突然的……

    青峰山上,有驚呼傳出。( 一念永恒 http://www.ocioly.tw/0_3/ 移動版閱讀m.luoqiuw.com )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