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黃庭仙道 > 第一卷:世間因果世間緣 200.龍潭山,殘殺只為登仙令
    感謝常兆和玄衣寶樹打賞,我要穿越混沌和空無之道月票支持在此叩謝

    本章中,龍套艾舍長出場

    綠如眼光一閃,身體微微一動,似有無數身影一閃而過,再抬頭,發現一付奇景。,

    兩人剛才都沒有消失,不過兩人的速度快到人眼都看不清楚的程度,光快還不足以說明兩人身形的本質,兩人在空中隨時改變方向,好像粒子一樣出沒無常,不斷劈開的空氣,音爆聲高到一定程度,超過耳朵感知的范圍,已成超聲波,所以只感到輕微的空氣振蕩,根本感覺不到聲音。

    更重要的是,解晉夫一到,已不自覺地運上了無上九天玉堂正宗高奔內景,具現于外,心念的體現完全是無意識的,連在一旁的綠如開始都為他所惑,所以看不見他,連帶莫閑都不見了。

    莫閑身在空中,進入一種狀態,周身靈光四泛,身似游龍,拳勝熊羆,而解晉夫卻不敢與莫閑正面對抗,他吃過虧,當日用鐵冠隼襲擊莫閑,結果被莫閑將鐵冠隼扔出,砸中了他,如同一座山撞上了他,害得他養了一個月,才恢復了原樣。

    今日到此,想利用自己靈活多變的高奔術,想借速度取勝,他放棄了幻術,雖然無意中還是有幻術的效果,但已不能使莫閑墜入他的幻術。

    誰知莫閑的速度不下于他,一時兩人糾纏在一起,他知道硬碰不是莫閑的對手,手中現出了法寶日月環,并沒有脫手,而是直接拿在手上,當作一件兵器使用。

    莫閑見日月環砸來。寶光隱隱,他身體一側,側進一步,身體自然劃出一個弧形,日月環走空,莫閑已搶入他的懷中。身體一轉,便背靠了上去,正是當日熊羆那一招。

    解晉夫一身冷汗,急忙手一松,身體一縮,運用遁術退出,手一招,將跌落下去的日月環招到手中,心中一陣后怕。

    他猛然直上云天。沒入云層之中,天空之中的太陽一剎那變化了,從中飛出一日,飛快的墜落下來,在下落的過程中,又一輪月亮升起,日月合璧,天空中一派神光。讓人不敢逼視,而解晉夫卻消失了。

    日月合璧。這正是解晉夫這幾個月來煉的絕技,日月合璧帶著隆隆聲向莫閑沖了過來,連周圍的空間都似乎受到影響。

    莫閑只是一拳,一拳六龍三虎之力,直轟日月合璧,神通再精妙。莫閑都不管他,只是一拳,轟的一聲,日月合璧立刻消散,巨大的沖擊力甚至把浮云一掃而空。周邊像遭受了一場災難,地面枝斷葉折,綠如站在那兒,身邊接連閃現出無數的影子,保住身邊三尺范圍內不受影響。

    那只風吼獸依然在酣睡,眼睛都沒有睜。

    解晉夫一個踉蹌,險些從空中掉下去:“你贏了”他說著,身體站得筆直,空中一聲鷹唳,云鵬鷹出現,迅速飛到他的腳下,帶著他遠去。

    莫閑若有所思地望著解晉夫遠去,解晉夫還是那樣瀟灑,那么驕傲,但莫閑不知道的是,解晉夫不得不退,因為他受了傷,他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他的驕傲。

    莫閑回過頭,和綠如繼續上路,他們不知道的是,解晉夫落到一座山頭,他飄然而下,想保持風度,卻一個踉蹌,口一張,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他心中苦笑,想不到自己又輸了,還是輸在莫閑的那身怪力上,自己是不是找一種煉體術鍛煉,他自認為法術上根本沒有輸,他選擇性忘記了第一次法術神通被莫閑破了的情景。

    “看來,我們這一路不會太平,我們干脆繞路吧”莫閑望著解晉夫遠去,若有所思的說。

    “那就繞路。”綠如點頭,她也想到這點,對這種事不勝其煩。

    兩個人于是改變方向,他們改變了方向,繞了一個大圈子,許多人本來在路上等他們,卻撲了一個空,有魔門的人,也有其他門派的人,他們向東南方走,到達縱斷山脈,然而向東北向,不知不覺間多走了一倍的路,效果是明顯的,避開了大多數中途攔截的人。

    一路上兩人也沒有顯露法術,而是和普通人一樣,混跡于草莽,泯滅于茫茫人海之中,讓那些尋找莫閑的人不知道他到哪里,過了一個熱鬧的街市,又進山了,當地人叫它龍潭山,山中有一座小寺,叫龍潭寺,至于龍潭寺是什么佛家門派,村野人家根本不關心,莫閑也沒有閑心思去問。

    綠如用面紗籠面,馬車就到這邊,車夫下車:“少爺和夫人,小的只能送到這里,再過去就是百里龍潭山,山路崎嶇,很少有人來,少爺和夫人,我看你們兩人還是回去吧”

    莫閑攙扶著綠如下了車,那只風吼獸現在被綠如抱在懷中,睜開了眼睛,它的肉翅已經縮了回去,像一只小的獅子狗,眼睛無意中瞄了莫閑一眼,到現在為止,它的風吼珠還在莫閑手中,它滿腹怨氣,已被綠如收伏,不敢埋怨綠如,但對莫閑卻是又恨又怕。

    莫閑感到它的敵意,還有它的怨恨,心中有數,本來他準備把風吼珠還給它,現在看來,時機還沒有到,得好好磨磨風吼獸的脾氣。

    這個念頭在腦中一轉,取出銀兩,付了車錢,說:“我生性喜玩山游水,此處大佳,怎么能不游,夫人,你說呢”

    “此山高聳,風光秀麗,夫君說得不錯。”綠如當然配合他。

    “少爺夫人,此山據說有蛟龍,山中龍潭寺的和尚也是有大本事,幸虧他們鎮住蛟龍,但不知什么時候起,在山中一處,有好漢在此嘯聚,手下有千把人,專門打劫富人,客官當心點。”車夫收了錢,上了馬車,臨行前好心提醒了一句,不過看莫閑背后的寶劍,恐怕也是一個會武藝的。

    莫閑微笑,一般人怕強盜,但對于他們來說,根本不必害怕。

    兩人順著山路,準備翻過此山,穿過這片山脈,兩人并不著急,要不然,兩人會御器而行,經過一個多時辰后,兩人已翻過山峰,正在下山途中。

    突然間,遠處傳來刀劍相擊的聲音,兩人不自覺間放慢了腳步。

    山間叢林茂密,遠處山路間多出幾個人,像是突然多出來的,莫閑和綠如并不奇怪,山路兩邊長滿了種種樹,山成綠色,那幾個人顯然剛才在樹木下,現在才到路上。

    幾個人追殺一個人,莫閑沒有想到,會見到這種場景,在前面跑的漢子,身上掛彩,一回頭,手一揚,點點寒星,向后面的追兵罩了下去。

    哎喲幾聲,后面追的四人中,有兩人躲之不及,栽倒在地,追擊的人也大怒:“艾舍長,看打”

    一個拳頭大小的流星錘向艾舍長的背心打擊,艾舍長聽到背后的聲音,身體一個轉折,流星錘走空,擊中在樹上,咔嚓一聲,樹木倒下,艾舍長身體一扭,穿到林中。

    那兩個人緊追不放,莫閑和綠如相距很遠,但他們的神識之中,卻看得清清楚楚。

    正常情況下,莫閑和綠如很少動用神識,不過在此情況下,放出神識,關注一下情況,也是正常的做法。

    艾舍長一入林中,幾轉之下,便藏身與一顆樹后,呼吸放緩,和樹木合成一體。

    追擊的兩人也知道“逢林莫入”,但對方已然負傷,想想對方身上那枚登仙令,兩人一咬牙,毅然追入林中,但已不見人影,兩人并不知道,艾舍長就在幾丈外的樹后。

    兩人背靠著背,一人手握長刀,一人手握流星錘,小心翼翼的向四周打量,陡然,手握流星錘的看到地上的血液,他沒動聲色,目光鎖定了血痕指定的那棵樹,他又看見一滴血,很不引人注意,血跡很小,另一個人沒有看見。

    他們慢慢靠近了那棵樹,陡然,使用流星錘的一推用刀的,用刀的沒有想到同伴會推他,一下子撲向那棵樹,樹后一道刀光耀目,艾舍長出現,一刀扎入他的腹中。

    艾舍長也沒有想到,自己藏身之處被人發現,他在樹后,不敢露頭,屏住呼吸,猛然聽到一個人腳步沉重,向他所在撲來,當下,不假思索,一刀就本能的搠出,身體也迅速離開,他知道,刀一出,自己肯定會暴露。

    他一刀搠入一人腹中,那人臉上露出驚訝和憤怒的表情,更多的是憤怒,看了一眼艾舍長,手中刀落地,似乎想說些什么。

    已經遲了,一個流星錘已然打到,倉促之間,艾舍長連忙抽刀,身子后縮轉動,但流星錘已然打在他的右胸,他手一松,一口血噴出,蹬蹬后退了幾步,腿一軟,踉蹌地背倚著一棵樹,他已經離死不遠。

    他張開嘴,血沫隨著呼吸而流出:“為什么”

    “哈哈,讓你死得明白,我們是朋友不錯,誰讓你擁有登仙令,現在人都死了,馮淵他的死,我是故意的,他不死,登仙令只能一個人擁有,馮淵,你不要怪我。”他哈哈大笑,對著地上死不瞑目的馮淵說到。

    ps:  感謝常兆和玄衣寶樹打賞,我要穿越混沌和空無之道月票支持在此叩謝

    ...( 黃庭仙道 http://www.ocioly.tw/0_489/ 移動版閱讀m.luoqiuw.com )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