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靈異小說 > 神游諸天虛海 > 正文 第441章因果
    像電燈忽然關掉,俞宸只覺意識一暗,周遭景物翻天覆地的起了變化。

    只見在被自己激活的“邀請函”里一道道似曾相識的流光光粒在自己眼前展開,又在飛速流逝。

    區區一瞬的功夫就已經把自己包裹,又像是架起了一座不知道通向哪里的通天之橋,拉扯接引著自己投向無盡遙遠的“遠方”了。

    經過不知多少次的安利,俞宸早就知道這眼前的畫面,就是自己的意識流被“邀請函”接引,在進到傳說中主神游戲之前的過場畫面而已。

    當然,雖說是“過場cg”,但不論是明帝國有限的幾個網站,還是主神官服本身都是不建議玩家貿然接觸這些光粒的。

    當然,玩家嘛,不作死的話,他們還能叫玩家嗎?

    俞宸就知道,有好幾個玩家在被接引到主神游戲里面的途中,就伸手去撈這些光粒。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他們就從世界里面失蹤了。

    或者說,在主世界里他們的身體,在一些高等級的玩家檢驗下,就成了一個什么都沒有的空殼,這輩子估摸著是找不到回來的路了。

    至于會不會誕生出像李玄那樣的幸運,呵呵呵,這還是早早的洗洗睡吧。

    前車之覆,后車鑒之。

    開玩笑,那些等級不低,不知道身懷多少絕技的玩家在這上面都是撞的頭破血流,俞宸自覺自己就是失心瘋了,他都不敢去接觸這些光粒。

    “讓我想一想啊,馬上要遇到什么……”

    “捏臉、編代號、恒定半數據化游戲身體、測量三維屬性、進到副本世界、參加任務……就這么多了吧。”

    “聽說和我進行交流的系統提示聲,還能調成各種各樣的聲線,各種模樣,就和造人差不多了……吸溜吸溜……好好期待(?˙ー˙?)啊。”俞宸猛然想起有關于“主神游戲”的某個傳言,悄悄的摸了一把不存在口水,綻放出了一臉的期待。

    但是隨即他想了想,又是不著痕跡的朝著這些不知數量的光柱洪流偏了好幾步。

    自己以后的道路還長呢,可別在這里出師為捷身先死了,那才真的劃不來呢!

    萬事慫為先,所以只要從心就對了。

    這可是俞宸在從俞父在與俞母幾百次交鋒失敗后,依然活蹦亂跳的事實里面,明悟出來的天地至理,一般人他不告訴的。

    可突得,俞宸手里的邀請函綻放出細細微微的幽暗深邃光輝,自然而然的有一串串不能想象的無形波紋在這光流通道里散發開來。

    而可悲的是,俞宸對此一無所知,他依舊是饒有興致

    只見一枚光粒從那漫漫洪流里突兀的壓出,不偏不倚的正巧砸在了俞宸額頭。

    那一粒光粒看似不比一粒沙子大到哪里去,但實際上其攻擊力難以形容。

    反正俞宸是感覺在這一瞬間,自己像是被幾十頭遠古蠻象來回的踐踏了幾百次,骨頭都要在一剎那被碾壓成一攤白泥了。

    一個沒忍住,俞宸一連向后狂退了十幾步,等他再回神,自己已經離開了安全地域,站在了那漫漫光粒洪流之中。

    “完球~”

    “我艸!”

    俞宸只來得及從口里吐出這么兩個詞,然后眼前突得一黑,頓時什么都不知道了。

    ……

    “至尊你神游太虛諸天,也是得了不小好處。神通之廣大,已近乎不可思議之境,竟能在這樣關頭都能有收獲。水漲船高,能量起伏,如同潮汐漲落。

    而我地官之道與您相結相連,三日前,我已破開了那一層神魔桎梏,之后更是一日千里,力量難以估量。至此方知神人之間差距是何等廣袤,根本不是借其一兩件神物,或是神器就可抵消了啊。”

    “嗯…客氣了…我也僅僅小有收獲而已。在那世界里所謂“人皮紙“只是表象外態,在它被我得到以后,我以我根源陰陽之氣在茅山洞天'之中將其慢慢洗練,并且返璞歸真后才發現它事實上一道陰陽系的至高神器的殘片!

    因果橫流,虛海生波。可畏可怖,可敬可怕。”

    虛海之中究竟有多少至高神器,那些神器又有多少是恰好破碎跌落高維,而跌落進的世界里又有多少是能恰好被人撿到,而撿到的人又有多少是恰好也修習的陰陽一類的道路?

    只稍微渙散一下念頭,就足以叫任何尊神大靈冷汗直流!

    “不過也是借著那片神器殘片,我的境界才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踏出了由“一”而至“有限”之中最關鍵的一步。如果不是擔憂那神器殘片之中的道會影響我的道路,也許我現在就可踏入到那層境界。也許到了那一層境界又是另一番恢弘景象,不過現在對于我而言,也應該再沉淀一下。我修行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至高神器?你知曉是什么姓名麼?”之前那道幽幽暗暗,混混沌沌的蒼茫聲再次發問。

    “陰陽道圖。”

    “是何級別?是“萬象歸一”的“有”,還是“一化萬象”的“限”?”聲音又是問道。

    “都不是,是【終極】…或者是【無限】!”

    “嘶~這樣的神器,竟然還能破碎!”

    “是啊。而且在我獲悉神器的幾分跟腳時,我也有所推演,一張“道圖”還不足以支撐一枚終極之果,起碼還再需要一件神器做倚仗!”

    “可若是你,你會選擇哪種模樣的神器?”

    “自然是尺!陰陽之尺,一柄丈量虛海無盡維度時空,無有絲絲遺漏的“尺”!”

    “呃...至尊你好生的有想法……”

    俞宸耳邊朦朦朧朧似乎是在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洪鐘大呂般的恢宏之聲的交替古蕩,震得俞宸是生生從無盡黑暗之中蘇醒。

    “這,這是……”?這一刻的俞宸顧不得考慮自己那之前被光粒砸中的腦袋殼,猛然間躍起。

    等他回顧左右,見到了眼前一切時才突然間大驚失色。

    就見他所在的這世界時空無為無形,無邊廣大,竟浮在虛無之中。

    遙遠的邊界之外,虛空空無,混沌無狀,似是一層層的波濤潮汐一般潮漲潮落。

    而在他腳下無盡積云成霄,一層又一層,一重接著一重,好似恢宏云臺道玉。

    抬眼望去,只看見那玉臺之上,九霄之巔,又有兩尊神人端坐。

    朦朦朧朧俞宸根本就看不見面目,只覺天威浩蕩,倍感無言震撼。

    似像是在隨著兩尊神人的交流,只見天地變色,云騰浪滾,那漫天霄云聚集一處,積壓越來越重,又有黑白雙色,與混沌幽暗兩方交融,

    驀地,那云層裂開一道縫隙,在被重重黑白色的云霧繚繞之中,有一雙神目顯現,悠悠然落在了俞宸的身上。

    俞宸被看的汗毛倒豎,又涌動著強烈的興奮和期待,本要上前叩見,卻怎么也動不了。

    剎那神靈綸音響徹,然后就聽那位神靈的聲音在震動:“是你帶他來的?!”

    “唔!”被混混沌沌的幽暗云靄繚繞的神靈沉默的幾剎,終于點頭:“嫡親血裔因果,不可不還。”

    “呵,你也不怕把他命大壓運,自身福運陰德一瞬消耗殆盡,然后拿命來填。”

    恢宏聲音在震動,但轉瞬似有想起了什么,聲音隨之跌落:“唉~不過算了,他的福運我來解決吧。你的因果,也是我的因果,也替我那一份吧。由“一”而至“有”,總有些因果要還的……”

    兩位神靈在對話,俞宸焦急的想要說些什么,可剛剛張口,他再次意識一暗。

    “我艸!還來!”( 神游諸天虛海 http://www.ocioly.tw/11_11498/ 移動版閱讀m.luoqiuw.com )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