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其他小說 > 全球狙殺 > 正文 第四一六章 鐵鎖橫江
    彈藥送來的特別快,而且是熟人,曾經給破曉服務過的達倫。

    一見面,達倫滿臉笑意恭聲說道:“先生,很高興再次見到您并為您服務,您需要的都在車里了。”

    “達倫,見到你我也很高興。”寒朗笑著拍了拍達倫的肩膀。

    大媽和鬼少也上前拍了拍達倫的肩膀,沒說話,但也算熱情打了招呼。

    藍寶石難得露出笑意,看著達倫但沒上前。

    其他人不熟悉達倫,但也都紛紛點頭致意。

    “先生,三門120口徑迫擊炮,三門80口徑迫擊炮,炮彈各自三十發普通高爆彈,120有二十發白磷縱火彈,各自有五發照明彈,五發煙霧彈;五具rpg,普通彈頭二十,云爆彈十個,溫壓彈十個,溫壓手榴彈四十枚,f1手雷我們老板送您五箱,應該夠用了;另外,刀疤17四把,麥克米蘭c-50一把,榴霰彈五十枚,高爆彈三十枚,子彈都是免費的,包括1000枚m14,500枚沃德w2000專用狙擊彈都是免費,您只需要支付……”

    “好。”

    寒朗不會討價還價,鮑利斯給的價格不高,至于子彈和手榴彈,那玩意他們拉出來都不花錢的,送點,也正常。

    倒是地雷什么的不免費,不過也不貴就是了,包括定向雷。

    一頓采購,看的旁邊的莫卡直傻眼。

    要知道這些武器和彈藥已經遠遠超出他們付的傭金,甚至他們都買不到的東西赫然在內,比如云爆彈,比如溫壓彈,比如溫壓手榴彈。

    他們十天支付十五萬傭金,單單一把麥克米蘭c-50,全套作戰系統最少也要五六萬米金開外了,一把槍倒是沒多少,可也不便宜。.

    而云爆彈溫壓彈,包括白磷炮彈都是他們買不到的。價錢就不是可以討論的了。

    這個信息很快就會到雇主那里,破曉,實力不俗,關鍵有特殊的軍火渠道,不能怠慢了。

    這就是寒朗要的效果,要不,武器交接給個清單就完了。

    “車留幾輛吧,用完了帶不走你們再開回去。”寒朗看了眼送貨的皮卡說道。

    “可以,留三輛夠用嗎,每輛三千元,發動機都是改裝的,輪胎也是越野輪胎。”達倫滿臉笑意,一點沒有猶豫。

    “行。”寒朗應了聲直接轉賬。

    達倫沒有久待,卸下其余車輛上的武器彈藥,帶著剩余皮卡呼嘯離去。

    前后沒半小時,一大堆武器彈藥就到齊了。

    “先生,射擊場在這個方向兩公里外,有一片丘陵,現在的話就可以過去。”莫卡指著一個方向說道。

    寒朗順著莫卡指的方向看了眼,收回視線說道:“晚餐準備好,另外送幾大桶水過來,今天不去射擊場,明天的吧,向導是誰。”

    “先生,向導就是我,還會帶一個。”莫卡小心說道。

    雇主派出監控的這很正常,莫卡去也省的熟悉了,寒朗并沒在意……

    一晚上睡的很安穩,這里也沒有任何事情,只是電力供應差點,到了十點多就斷電了,放眼望去一片漆黑。

    第二天一早,吃過薄餅卷肉和水果沙拉,幾輛車開出營地,直奔射擊場的位置。

    經過一上午的摸底,大家對于新加入的小偷和螞蟻非常滿意。

    倆人的戰術動作和射擊都完全合格,除了不是當兵出身,已經比一般老兵都強,尤其在手槍的使用上,小偷不比大家弱,螞蟻的手槍甚至超過快手,不論是精準度和出槍速度都略勝一籌,比寒朗他們都強。

    別人不知道,寒朗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們,是殺手培訓機制,手槍基本是唯一的熱武器,槍械訓練相對弱一些。

    而這倆,顯然是沙漠蝰蛇里熱武器使用比較好的。

    果然,火箭彈倆人竟然不比涂鴉差,百米,都能精準將彈頭送進不大的射擊口,一個用石頭壘出的方塊窟窿里。

    這下,破曉攻堅的實力大漲,涂鴉再不用兼顧發射火箭彈了,專心使用狙擊榴就好了,已經有了倆專業火箭彈手。

    其實,寒朗他們并不知道,小偷和螞蟻具備的能力還是在戰斗中和追擊中,他們對危險的感知近乎妖孽,尤其螞蟻更是邪乎,幾十米內,直接可以鎖定他見到過,或者感受過氣息的人,哪怕黑夜中,也可以直接火箭彈精準轟擊,保證一發入魂。

    破曉十個人了,已經可以完整分成兩隊,除非特殊任務,平時可以五個人一組。

    下午,簡單進行了戰術磨合訓練,寒朗和大媽發現小偷和螞蟻有很深的武功底子,不是表演套路那種,是高手,起碼不弱于他們,或者略強。

    對于刀,更是信手拈來,而且學習寒家劈風刀盡然一遍就會,到了晚上已經熟練。

    大媽嘖嘖稱奇,但寒朗知道,這還是倆人有意克制,要不,他們其實不用學就會劈風刀的,這點不用說也能想到,他們在沙漠蝰蛇屬于精銳,怎么可能不學寒家更深奧的刀法?

    倆人的表現讓包括大媽在內都沒了想法,很滿意,于是,晚上破例一人一罐啤酒,烤肉烤魚,以及很多當地拿手美食全部買了個遍,畢竟明天就吃不到了。

    連夜將車輛封裝好,不帶走的武器交給莫卡派人看管,就在車里用防雨布和偽裝布捆扎。

    那條公路在對方防御圈里,但沒法重兵看守,頂多是巡邏到頭了。

    不過畢竟是在對方的勢力范圍內,一旦遭遇攻擊很快會有支援到來,甚至可能出動大軍包圍襲擊者。

    進入那里就意味著孤立無援,孤軍奮戰。

    而那條公路是唯一穿過山嶺沙丘的路徑,每隔一段會有駐扎的武裝,十幾人那樣。

    但中間的空擋太多,襲擊不要太簡單,唯一麻煩的是一次兩次行,十天,恐怕會有大軍進駐并圍剿,一個不好就陷進去了。

    夜晚抵達邊界,車隊開始默默行軍。

    頭車還是寒朗,帶著馬修和藍寶石。

    第二輛車是大媽,帶著小偷和魔術師,車上一挺勃朗寧2式重機槍,保證遇襲時能提供最強火力支援。

    第三輛車是鬼少,拉著一車的彈藥,車里只有快手。

    第四輛車是涂鴉和螞蟻,拉著一車補給。

    最后一輛車里是莫卡和另一個向導。

    之所以收尾,那是進入邊界可能會戰斗,路線已經制定好,不需要他們來指引。

    寒朗選擇盡可能靠里的位置先一步襲擊。

    而襲擊方式只是埋雷。

    這是技術活,又可以延緩對方前進的最佳方式,他們不需要露出身影,只要擋住對方送補給就可以。

    凌晨,車隊順利靠近預定位置,一晚上,他們秘密行進百公里,抵達這條公路進入山區的最邊緣地段。

    “鬼少、大媽負責埋雷,快手協同小偷看護車輛,螞蟻、八爪魚,涂鴉負責埋雷那里的警戒支援,魔術師、藍寶石負責攔截山里,向導跟著,莫卡跟我走,攔截入山路徑,行動時間半小時,半小時內務必埋好三顆反坦克雷。”

    “明白!”

    所有人一聲低吼,快速分散,直奔自己的任務位置。

    莫卡心里直嘀咕,不知道這個抱著一把m14,還背著在麥克米蘭的團長為何只有一人攔截入山口,他可不能算戰斗力,他倒是帶著ak,可那是保護自己用的,可不是戰斗的武器。

    但他不會問,不行就跑這沒啥商量的。

    戰斗可不是他的活,他是監督的。

    一行人沒入黑暗,快速靠近兩公里外的公路。

    寒朗悄然爬上一個土包,看向下面百米開外的公路,搜尋了一遍,看到千米之外的哨卡有人影晃動,知道位置準確,遂快速將重狙支好,在耳麥里小聲說道:“一號位安全。”

    “二號位安全。”馬修跟著匯報。

    “三號位安全。”魔術師隨之匯報。

    “清場,五分鐘后行動。”寒朗將背包里的彈夾一個個拿出,擺著槍邊,下令……

    “三號位無異常。”五分鐘后魔術師先一步說道。

    “二號位無異常。”馬修放飛無人機,確認周圍安全后跟著匯報。

    他這里最重要,因為大媽和鬼少要在公路上操作,會遭到狙擊手一類的打擊,所以,務必保證周圍安全。

    “一號位無異常,行動!”寒朗抱著m14靜靜下令。

    隨著命令,鬼少和大媽鬼影一般摸向公路,一路確認沒有詭雷,直接靠近公路開始操作……

    天漸漸亮了,一輛皮卡拉著幾個扛著ak的家伙在公路上緩緩行進,望遠鏡不斷看著四周,顯然是巡邏的。

    他們離去一個多小時后,一溜卡車在幾輛皮卡的護送下浩浩蕩蕩開來。

    這里雖然會有危險存在,但這是他們的地盤,所以都不是很警惕,如常的驅車疾馳。

    打頭兩輛皮卡兩挺重機槍架著,先一步通過哨卡向山區挺進。

    后面,一溜十幾輛的卡車距離二三百米穩穩跟隨。

    所有人都很輕松,這里已經很久沒有戰斗了,尤其在靠近他們大本營的這面,要是有襲擊也是山區靠近最后防御那里會有,誰敢進入他們的腹地搞事情?

    一路默默行進中,一直很正常。

    車隊剛剛駛過山區外最后一個哨卡,突然,打頭的卡車在一聲巨響中騰空而起,被側面噴起的砂石掀翻,不等落地就散架子了。

    車上的人自然不用說,都炸零碎了,物資,更是拋飛的滿天都是。

    敵襲!

    爆炸中車輛紛紛剎車,押運人員紛紛抱槍警戒四外。打頭的皮卡快速倒回,槍口掃動尋找目標。

    “是地雷。”

    灰塵彌漫中,一個家伙靠近爆炸的位置,看到路基下的大坑說道:“這是地雷不是炮擊。”

    “搜索周圍!”打頭的皮卡不明白自己為何沒有挨炸,但不耽誤下令搜索拉響地雷的敵人。

    只炸卡車,那說明炸彈是可控制的。

    可灰塵散盡,耽誤了兩個多小時也沒有找到哪怕一個人影,周圍就沒人。

    沿著公路搜索出去兩千多米,也沒有看到敵人的影蹤。

    公路上也排查了無數遍,走出幾公里直到進山也沒有看到第二枚炸彈。

    看來只有一枚……

    帶隊的暗自判斷,下令清理了公路被炸出的豁口,填埋好,車隊再次啟動。

    可沒走出百米,轟的一聲巨響,一股沙塵打斜噴吐,將打頭的卡車掀翻,連續幾圈后也散架子了,只是沒燃燒爆炸而已。

    這下壞了,這不是一枚炸彈,那就麻煩了。

    車隊不敢動了,原地警戒,控制制高點,細致排查公路,查找到底是什么爆炸物引起的爆炸。

    連續兩枚,誰知道還有沒有第三枚?

    兩邊,也快速出動武裝沿途排查搜索,防止還有埋設炸藥的地方,并做好圍剿滲透敵人的準備。

    酷熱,慢慢降臨。

    大地虛幻縹緲中,一隊隊的武裝沿著公路搜索前進,尋找痕跡,尋找敵綜。

    但他們也只能搜索公路兩側一兩百米,遠離公路的位置是沒有力量搜索的,那可不是幾十人能做到的。

    公路上,也細致的搜查,一遍遍的,確認有沒有地雷。

    隨著搜索,時間快速流逝,天,漸漸黑了。

    車隊已經返回哨卡,天黑是不可以行動的,很容易遭到伏擊。

    重點區域,夜晚也有人潛伏,可直到第二天天亮也沒發現異常,似乎對方就留下兩枚炸彈離去了。

    沒有找到敵綜,車隊還要繼續前進,在后續蔬菜再次抵達時,車隊動了,不過每輛車距離都很遠,百米開外,避免爆炸波及到。

    可皮卡剛剛駛過昨天填埋的位置,第一兩卡車轱轆才壓到填埋的位置,轟的一聲巨響,車輛騰空而起,一團火光一閃,再次一聲劇烈爆炸,一個大火球升上高空,跟著落地烈烈燃燒。

    路面,一個巨大的大坑炸斷了公路,足有一米多深,五六米的直徑。

    這讓押運的暴跳如雷,下令搜索周圍兩公里內。

    這明顯就是昨晚又埋的雷,而且是在填埋位置埋的,就在他們潛伏的人眼皮子底下完成的。

    車隊被迫返回哨卡,不清理干凈他們是不能走了。

    至于兩側,都是挖出來的陡峭地勢,根本無法繞路。

    而此時,寒朗他們早已經遠離,車輛藏進山里,幾人扛著迫擊炮,正趕往下一個伏擊地點。

    今天,他們注定不用惦記走了,附近不翻個底朝天是不會放心的。

    連續三個地雷解決兩天的時間,不要太輕松。

    只是,艱苦的時段在后面,這會倒是簡單了,后續的襲擊會越來越困難。( 全球狙殺 http://www.ocioly.tw/11_11543/ 移動版閱讀m.luoqiuw.com )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