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備胎大聯盟 > 正文 第二千三百九十七章 被驅逐的岳重
    天蒙蒙亮,童月再次推開房間門走出去,王義杰在里面睡得倒是挺香的。

    “小樣,就這點身體素材還敢跟老娘叫板。”童月口頭上一邊嫌棄著王義杰,可自己走路卻也不是那么利索。

    夜里發生的事情對童月而來也猶在夢中一般,自她心中憧憬的那個幻想破滅之后,堅強果敢的童月看上去似乎沒什么問題,可內心里還是頗為郁悶的。

    一郁悶的就想發泄,王義杰這個時候的表現對童月而言卻是無可挑剔的,他再也沒有像剛到天下一番大街的時候那么激動的指責自己的不是,不管童月想要做什么都竭盡全力的去滿足和安撫。

    童月不是沒心沒肺的人,把別人對她的好都當成理所當然的,只不過她很不擅長表現內心里的在意,而是用一些大多數人都難以接受的方式去表達她的熱情。

    之前對王義杰的殷勤愛答不理是知道他想要借自己去討好戚小萌,但在自己主動的失戀之后,他對自己的關懷更多的卻是出于男性的溫柔與寬宏,也就連王義杰自己都不知道,在這個時候的童月很需要這些,可其他男人往往都因為她的強勢與暴力敬而遠之了,誰會敢湊上去冒著被痛揍的危險關懷她?

    當王義杰醉得迷迷糊糊的時候向她伸出了手,童月也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什么沒有推開……

    現在木已成舟了,再去后悔的話也不是童月的個性,她現在就是覺得有點對不起戚小萌,畢竟王義杰一直追求的目標都是她,雖說可能性不大,但憑借著王義杰無孔不入的攻勢,戚小萌未必就不會淪陷,所以自己算是橫刀奪愛了吧?

    于是乎童月馬上就想到了對戚小萌坦白交代問題。

    “小萌小萌,起床噓噓啦!”一個電話打給戚小萌之后,童月就沒羞沒臊的開起玩笑來。

    “你干嘛啊。”戚小萌那邊有氣無力的,她同樣也是一晚上沒有睡,不過她可沒有機會像童月和王義杰這樣放飛自我,現在她的頭上擦著紅花油和腳上纏著繃帶,正躺在床上養傷呢。

    昨天深夜的時候岳重終于是安然無恙的回來了,他一進門就找到曉美焰想解釋些什么,可曉美焰很不喜歡岳重拋下她一個人單獨去涉險的舉動,所以一晚上都沒有和岳重說一句話,任由岳重在那里無比尷尬又不得不翻來覆去的解釋。

    戚小萌因為擔心他們倆破裂了,也幫著岳重說了一晚上的好話,現在童月又打電話過來,開玩笑似的把她和王義杰之間的事情說了一遍,戚小萌現在是一個頭兩個大。

    自己明明還是個青春靚麗的美少女,現在卻不得不像個操碎了心的老母親一樣給兩邊處理感情問題。

    “這么說你和王義杰已經確定關系了?”戚小萌語氣虛浮的問道。

    童月那邊正滿心忐忑呢,倒也沒有聽出來戚小萌現在困得想要睡覺,仍舊很心虛的說道:“算是吧,小萌你是不是生我的氣了?”

    “我和他又沒什么關系,你要真喜歡的話就拿去好了。”戚小萌真的很無所謂,她的大方是難以想象的,就算是自己真的感到了心動的岳重也為因為曉美焰的原因而放棄,何況是沒什么感覺的王義杰了。

    所謂的閨蜜之間因為某個男人就翻臉這種事情,在戚小萌這里是決計不會出現的:“不過他可不是那么好駕馭的男人,你有心理準備嗎?”

    “我的本事你還不知道嗎?他要敢亂來我就把他腿給打折了。”童月說話也不忘自己和戚小萌的友好傳統,“三條腿一條都不給他全了。”

    “行了,別跟我說這些段子,我可不想聽。你們這些年輕人的想法我是真的搞不懂。”戚小萌到現在還是有些迷糊的,原本是一對冤家的王義杰和童月突然跑過來告訴她說他們已經好上了,雖說一個接受過西方的教育一個則是在全世界奔波接觸了外面開放的文化,但他們這么閃電般的確立關系還是有些太奇怪了吧。

    想到這里戚小萌就把童月的電話給掛斷了,然后狐疑的看向圍著曉美焰轉來轉去的岳重。

    直覺告訴戚小萌這一切很可能都是岳重搞的鬼,但她沒有證據。

    “喂,岳重你過來一下。”戚小萌喊了岳重一聲,待他把目光放到自己身上后又確認一般的向他招了招手。

    “小萌什么事啊?”岳重不情不愿的走到戚小萌的面前。

    他這幅樣子戚小萌見了就很來氣,自己可是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才把曉美焰給留住的,你岳重一回來都不關心自己一下就跑去討好曉美焰,真當自己是透明的工具人嗎?

    戚小萌干脆就指著自己被繃帶包裹得像個粽子一樣的腳說道:“你覺得我這個樣子不像是有事嗎?”

    “哦,哦哦哦!”岳重一拍腦門后殷勤的問道,“小萌你的傷怎么樣了,還疼不疼啊?”

    “一生氣就疼,不生氣就不疼了。”戚小萌沒好氣的說道,“我問你,童月那邊的事情是不是你搞的鬼?”

    岳重還沒來得及說話呢,坐在窗邊上生悶氣的曉美焰就把入耳式耳機摘了下來,她帶著耳機聽歌就是不想聽岳重廢話的,但也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聽清楚戚小萌的話了:“就是他搞的鬼,我們從醫院出來的時候他還向我炫耀來著。”

    “啊?”沒想到曉美焰這么個干脆的就把自己給出賣了,他現在可謂左右不是人了。

    “童月是我最好的朋友,你這么對她都不問問我的意見?”戚小萌相信曉美焰是不會騙自己的,于是乎很生氣的說道,“出去,為了你們的事情我一晚上都沒有休息好,還一直幫著你勸小焰來著!”

    岳重求助的看向曉美焰,結果對方這一次也完全不給他面子了:“你還不出去嗎?”

    “哦……”岳重垂頭喪氣的站起身來,眼神里頗有些委屈可唯獨沒有后悔,即便知道了會有現在這種結果,他還是會這么去做的。

    聯手把岳重給趕出去后,戚小萌和曉美焰面面相覷著。

    似乎沒有她們想象的那么痛快?( 備胎大聯盟 http://www.ocioly.tw/12_12292/ 移動版閱讀m.luoqiuw.com )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