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靈異小說 > 無相進化 > 正文 第八百二十三章 行走洪荒
    太古洪荒,海闊天高,仙車云路,日渺蒼茫,夜寥天月。

    仙玉為簾,四幕紗帷,秦長風靠坐在如仙床般的白玉車塌上,平息著剛剛從巫族那里積蓄的憋憤。

    離開血海后,他的第一站就是拜訪巫族,看能不能通過交易之類的方式和平得到一些祖巫精血,來完成自的血脈化神淬煉,結果碰了一鼻子灰。

    也不知道是不是運氣不好,聽到他自報家門來自血海后,出來見他的是火神祝融,十二祖巫中脾氣最火爆的一個,從頭到尾就說過三句話。

    第一句沒空;第二句冥河老祖是什么東西?沒聽過;第三句滾!

    在此之前,秦長風腦海中對巫族有兩個形象,其一是淳樸耿直講義氣,其二是兇殘蠻橫霸道,而今看來,以為傻大個就一定熱情好客的想法是極其可笑的自作多情了。

    巫族,好歹也是上古神魔,以血肉為食的戰斗種族!憑什么是良善之輩?

    就連現在和他們分庭抗禮的妖族都絲毫不放在眼中,更遑論位居偏于荒蕪之地又人丁稀薄的血海了。

    其實巫族的輕慢倒是其次,秦長風真正棘手的是巫族這樣難以溝通,他的化神煉體計劃便會因為缺少盤古血脈而擱淺。

    而這,卻是秦長風無論如何都不愿看到的。

    “果然,拳頭大才是硬道理嗎?”

    秦長風喃喃自語,他不得不認清一個現實,在蠻荒時代,一切紛爭最后都必須而且也只能用武力來解決。

    胸前傳來輕柔觸感,接著就感覺到一個豐腴且幽香懾人的身子靠近了懷中,秦長風看向女修羅月妃笑道:“這是在撫慰我受傷的心靈?修羅女神,我可沒這么脆弱。”

    “那就當是夫君撫慰月妃的心靈可好?”

    修羅女神穿著雪白紗裙,曲線之曼妙便是秦長風都要嘆為觀止,浮凸修長的曲線如同山川一般地起伏動人,而且美人兒此時正是撲在秦長風懷中,那不足盈盈一握的蠻腰下,豐滿圓潤的臀部便直接落在了手掌之中。

    此時此刻,漫天神佛都不得不承認,論姿色與誘惑,阿修羅族的女人當真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阿修羅族喜淫,但這位尚未覺醒記憶的月女神癡纏秦長風倒也并非完全只是因為血脈本能,而是兩人先天靈體之間的陰陽交合,竟對淬煉血脈,提升修為大有助益。

    當然,由于秦長風修為遠高于修羅女神,所以她在短短數月之內實力就飛速增長,秦長風自己這里相對而言就不是那么明顯了,但也不能忽視就是。

    兩具修羅之聲乃同胞同胎而出,彼此之間的依戀融入骨髓,對互相的吸引根本無法抵擋,只消片刻就只見兩件可幻化各種形態的道衣滑落,一時間車馬震震,幽吟悅耳。

    仙駕鸞車向前,自有秦長風一路上所收的女使御蠻獸駕車前行,修羅族強大的先天血氣彌漫而出,一路上倒也鮮有不長眼的上前惹事。

    這一路,秦長風對自己和當前洪荒世界的整體實力都有了一個清晰的判斷,總體而言,這時的洪荒還不是想象中的那樣強悍恐怖。

    因為鴻鈞還未與天合道,諸如三清在內的洪荒頂級大能們,大多都還停留在大羅金仙巔峰這一步,連混元金仙的準圣都極少。秦長風曾與冥河老祖切磋過,沒有合體的狀態下三災齊出,竟也能爭鋒一時。

    雖然最終仍舊不敵,但冥河老祖對秦長風玄妙驚世的所謂天生神通卻驚嘆不已,直呼其所得上蒼造化遠在他自己之上。

    這其實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洪荒世界鴻蒙初開,大道未定,修行之路都還在摸索階段,那些先天而生的大能們精力大多都放在求取大道與天齊壽上了,能有多少精力研究具體的神通術法?

    除了自身本命傳承的那些,最多也就模仿天地陣紋之類形成一些堪稱神通的手段罷了,大能之間的斗法始終都是以法寶為主。同境爭執,若一個手中有先天靈寶,一個手中沒有,那后者根本毫無勝算。

    而秦長風的三災,乃是經過多少曲折與升華后才形成的災劫圣法?

    便是放在以神通稱尊的試練塔中都是數一數二,來到這洪荒世界后,自然如那大道明珠般璀璨耀眼。

    這是無數修行道路的智慧精華所融合而成,任意一道出現都可于當世冠絕洪荒,無出其右。

    再加上秦長風本身于法則大道上的修為境界已經不算低,觸及到大道九成的終極奧義,故而兩相結合之下,居然有著接近洪荒世界大羅金仙的戰力,若是與小莫合體,至少可戰一部分大羅金仙。

    此等實力,放在眼下的洪荒大地,面對祝融這等祖巫自然有些力不從心,但也足以稱得上一方大能了,再加上十二品業火紅蓮的驚世殺伐,行走洪荒這段時間,幾乎沒遇到過像樣的對手。

    大多數人感知到那恢弘浩瀚且帶著一絲暴戾之意的恐怖血氣后,都主動遠遠避開,不愿無故結仇。

    只不過,很少卻并不代表沒有,總有一些會被欲望吞噬理智。

    “好一個天生淫體,媚態百生,隔著幾十里就聞到了騷氣,卻是讓龍爺心中有千百只貓爪撓似的。”

    阿修羅女神天生魅體,體香有勾魂攝魄的催情之能,尤其是在雙修的時候,更是讓任何雄性都難以把持,此時便有一頭灰蛟赤紅雙眼飛來,橫空擋在車駕前方。

    “女人,你可著實沒讓龍爺失望,快過來,這瘦不拉幾的廢物如何配得上美人你。”

    灰蛟顯化成一個五大三粗的人形大漢,望著隔著珠簾看見玉塌上修羅女神若隱若現的雪白身體后,眼中紅光熾盛,登時像能噴出火來,僅僅只看到一個凹凸起伏的背影,他就已經無法把持。

    龍性本淫,不在阿修羅之下,所以這頭雄蛟才會遠遠就被體香勾引而來,連基本的警覺都似沒有了,他能感覺到,車內那女子不但是天生尤物,若與之雙修對自身修為亦有極大好處。

    如玉仙車上趕車的是兩名同樣穿著流云紗衣的女子,是秦長風路過青丘山時刻意收下的一對狐妖姐妹,姐姐名青蘇,妹妹名青陽。

    眼見灰蛟化形擋在前方,妹妹青陽登時冷哂:“好一條精蟲上腦的淫蛟,命在旦夕尤不自知。”

    她不知道洪荒世界的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也不知道這灰蛟有著怎樣的背景,只知道這一路走來,主人神通無量,未嘗一敗,心中便由此滋生出了一股高傲之氣,見灰蛟敢對女主人如此不敬,哪還能有什么好話?

    “你可知前方百里不到就是東海,竟敢以此等語氣與我說話?”

    灰蛟目光冷冷掃來,話中的威脅之意無比明顯,東海乃龍族大本營,雖然第一次量劫后龍族元氣大傷而今只能潛隱舔舐傷口,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整個龍族的威勢也絕不是一兩個來歷不明的散修就可以挑戰。

    然而兩個狐妖女使對這威脅都毫無所動,姐姐青蘇淡淡道:“道友,你看了不該看的東西,自剜雙目離去,可保一命。”

    雖為女侍,可這狐妖化形后也是異常美貌,同樣只穿一身蟬翼輕紗,赤裸著一雙混元玉足,膚如凝脂,纖腰盈盈一握,柔弱無骨,尤其背后的幾條雪白狐尾輕輕擺動,端的是攝人心魄,看得那灰蛟又是一陣欲火焚身,難以把持。

    “我倒要看看,在這東海之上,你們能有什么能耐把我怎樣……”

    灰蛟自是不甘示弱,突然就見仙車內原本匍匐在玉床上的修羅女神突然轉頭,露出一張花樹堆雪,玉面含春的絕世容顏,朱唇輕啟吐出兩字:“聒噪。”

    唰~~~~

    一朵火蓮自她秋水般明媚的左眼中飛出,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落在灰蛟身上,業火焚身,連大羅金仙都須忌憚,區區一頭天仙境的蛟龍如何抵擋?

    眨眼成灰,連一聲慘叫都不及飛出便神魂俱滅。

    “我已有感知,要尋的人就在前方不遠的東海之上,青蘇、青陽你們繼續趕路吧。”

    秦長風輕輕在修羅女神的圓臀上拍了一下,顯然更多的是在提醒她抓緊時間。

    這時,修羅女神嬰寧道:“龍族畢竟曾是天地主宰之一,不可……小覷,你們仔細戒備,小心些。”

    “是,主人。”

    兩只小狐妖相視一笑,在前方拉車的飛虎蠻獸身上輕抽一鞭子,后者也是通了靈智的大妖如何不明白,慢悠悠,老牛踱步般的起步前行。

    秦長風這里,一邊放開心神享受靈欲上的極致歡愉,一邊卻突發奇想:世間有那么多什么天地合氣訣,大歡喜禪之類的雙修神功,為什么他就不能自創一門對自己有用的?

    所謂存在即合理,既然這一條修行之路從古傳今無盡歲月都沒有斷絕,并在某些地方極度昌盛,便自然有其獨有的優勢所在。

    以他現在修為與見識,自創一門天功道法,也不再是什么遙不可及的事了……( 無相進化 http://www.ocioly.tw/5_5560/ 移動版閱讀m.luoqiuw.com )
快速时时彩的套路